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vin的博客

梦想就是要风雨兼程

 
 
 

日志

 
 

2015年10月28日,跟着大咖长“本事”  

2015-10-28 17:56:12|  分类: 校园、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像中的秘密: 21 篇论文涉嫌造假调查
          来源:知识分子 

  10 月 27 日,针对高校研究人员匿名举报香港大学 20 余篇论文造假一事,《知识分子》报道了美国一家涉事期刊经过调查后,撤销了其中的 2 篇论文(详情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今天的报道将着重分析此次涉嫌造假的 20 余篇文章的特点——图片造假,并请相关专家对这一造假现象难以辨清的原因进行了分析。

需要强调的是,《知识分子》作为媒体平台只做负责任的报道,无意做学术造假的仲裁者,而是将调查过程与资料公布于众,由读者判断,并请相关方面考虑如何处理,藉此与大家一道努力改善学界环境。

「学术造假随处可见,可其危害性并未被充分地认识。我以为主要原因是对学术造假的揭露还很不够,尤其对高水平的学术造假披露得更少。」今年 3 月,《知识分子》主编、清华大学教授鲁白收到的一封检举邮件中称。

这位自称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高校科研人员在信件中指称,港大医学院有 22 篇论文(编者注:检举者指称有 22 篇论文涉嫌造假,经《知识分子》核实后,被指造假论文实为 21 篇,其中,论文 19 和 22 系同一篇论文)、近 50 人涉嫌学术造假,并对造假手段和方法进行了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与 10 月 27 日《知识分子》发表的两篇已被撤销的论文(论文 7 和论文 8)类似,此次涉嫌造假的论文均被指存在图像资料造假。一些文章中的图像被全部或部分复制,甚至加以修改如水平翻转后,用于另一篇论文;一些文章将同一显微镜观察图(或经放大后)用于同一篇文章中的不同实验。

无一例外的是,这些文章均通过了此次事件所涉及的 12 家期刊诸多编辑人员的「火眼金睛」,成了「漏网之鱼」,得以顺利刊发。

发现:图像中隐藏的秘密

此次涉事文章的造假手法被检举人归纳为三种:1)将相同的对照组结果用于多项不同的实验和多篇论文;2)将相同的实验结果用于不同的实验;3)人为编造实验结果。

第一种造假手法以《FTY720 通过 PI3-K 介导的一种蛋白激酶脱磷酸作用诱导人体肝癌细胞株凋亡》一文(论文 9)为例,该文中图 4 的蛋白印迹转移图分别被分段复制(并加以翻转等调整)后,用作其他 4 篇论文(论文 10、11、12、13)中的另一种蛋白印迹转移图(如图 1)。「这些都是有意造假,任意编造实验结果,已经到了随心所欲做文章(的地步)了。」检举人在上述匿名信中说。

不仅如此,论文 9 中图 5A 的蛋白印迹转移图的前 5 道也被翻转后用于论文 13 图 5B 的 a-SMA(如图 2),「一样的东西用 photoshop(图像处理软件)一加工就变成了另一样东西,又做成了一篇高水平论文」,检举人称。

此外,论文 6、7、20、21、22 在蛋白印迹转移实验对照组方面亦存在类似造假手段。「这样的对照完全是人为编排而并非真实结果,由此得出的任何结论均毫无意义。」检举者写道。

1.png
图 1. 论文 9(FTY720 induces apoptosis of human hepatomacell lines through PI3-K-mediated Akt dephosphorylation)图 4 被复制后用于其他 4 篇论文。

2.png
图 2. 论文 9 的图 5 被翻转后用于论文 13(Lupeol suppresses cisplatin-induced nuclear factor-kappaB activation inheadand neck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d inhibits local invasion and noda lmetastasis in an orthotopic nude mouse model.Cancer Res. 2007 Sep)图 5B。

第二种造假手法也同样被广泛使用。例如在《确认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为肝癌的一种新型功能性蛋白》(论文 3)一文中,作者将同一篇论文中相同的蛋白印迹转移图用于不同的疾病阶段(如图 3):该文中图 2-Af 标注为肿瘤发生时期,图 2-Bg 标注为肿瘤复发期,两张图发病时期不同,但图片却完全一样。「结果必有一假,甚至全都是假的」,检举者指出。

类似的问题还存在于其他若干篇文章中,如在《CD90+肿瘤干细胞对人类肝癌的重要性》一文(论文 1)中,作者将同一显微镜观察图放大作为同一文章中另外两个不同的实验结果(如图 4);又比如,论文 8、10、11、12 则存在将相同的显微镜观察图用于不同的实验、当成不同的细胞或接受不同的处理等情况;此外,甚至还随意将图像加工处理,以用于不同文章。

3.png
图 3:论文 3 图 2-Af 和 2-Bg 系同一幅图被用于同一文章中不同的实验阶段。

4.png
图 4:论文 1(Significance of CD90+ cancer stem cells in human liver cancer. Cancer Cell. 2008 )图 1A 和图 2Cc 系同一幅图用于不同实验过程。

第三种造假手法也大量存在。如《找到人类肝癌的局部和循环干细胞》(论文 14)「更离谱」,在同一幅图上复制一个免疫组织化学反应阳性的细胞、进行图像翻转,然后贴到另一种细胞的实验结果上:图 1B 上排的 PLCCD90 阳性细胞是从下排的 MHCC97L 复制并经过翻转而成(图 5)。「将上排图的对比度调低,在原文上粘贴的痕迹清晰可见。(作者)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太有才了!」检举者说。

类似的人为编造实验结果还包括:论文 2 将一种蛋白的印迹转移图复制、翻转,然后用作另一种蛋白的印迹转移图;论文 4 的蛋白印迹转移图被切割、复制和重新排列后用于论文 5;此外,论文 19、21 和 22 同样涉嫌将相同的蛋白印迹转移图用于不同的实验结果。

5.png
图 5:论文 14 中的同一图像被复制、翻转,并用于另一实验结果;图 1B 上排的 PLCCD90 阳性细胞是复制于下排的 MHCC97L 并经过翻转而成。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教授方翔(化名)在接受《知识分子》采访时表示,「举报内容基本属实。有些造假手段低劣,有些很有欺骗性。」

在上述案例中,复制或翻转一张实验图,并将其用于其他实验或论文中,这样的造假手法看起来很简单,为何被反复炮制并且躲过了期刊审稿人的眼睛?

对此,方翔解释说,「图片及数据是(研究)结果的主要表达形式。目前对文字的造假、抄袭、剽窃等都有计算机软件可以检查,而对图片的造假几乎全凭人眼的识别。」他表示,「这是一个很值得讨论的课题。为了还学术界一片净地,希望更多学者关注这个问题。」

致歉:刻意造假后勘误

纸包不住火。事实上,在这 22 篇涉嫌造假的论文中,除了上述两篇新近撤稿之外,此前还有 3 篇被举报涉嫌造假的论文已经在期刊上发表了勘误。

这三篇文章分别为《鼻咽癌细胞对顺铂敏感性存在差异的机制》、《MAD2 表达对卵巢癌细胞有丝分裂检查点控制的重要性》和《有缺陷的有丝分裂检查点和鼻咽癌细胞中 MAD2 蛋白表达异常减少的相关性》(即论文 15、16、17),其共同作者包括王湘红、王云川、曹世华等人。

以论文 16、17 为例(如图 6),论文 17 图 2B 右列上方的图像经上下翻转后,被用作论文 16 图 1-C2 的海拉细胞;论文 17 图 2B 右列中间的图像左右翻转后被用于论文 16 图 1-C4。检举者称,这两篇文章的人为造假痕迹非常明显。

6.png
图 6:论文 16 和 17 存在多处造假现象。

有趣的是,论文 16 和论文 17 的作者在文章发表多年后的 2012 年,分别对两篇文章刊登勘误说明。论文 16(2002 年发表于《癌症研究》)的勘误声明(2012 年刊登)中写道:「作者表示,发生这一疏忽是因为对实验室中的图片作了错误标记……作者对这些错误感到懊悔。」(具体勘误内容如图 7)

7.png
图 7. 勘误:《MAD2 表达对卵巢癌细胞有丝分裂检查点控制的重要性》
在这篇发表于 2002 年 3 月 15 日的文章中(发表于《癌症研究》,2002;62:1662-9)作者未说明图 1 中的部分片段此前曾发表于 2000 年的《癌症学》期刊上的一篇文章中。发表于《癌症研究》的相关论文的若干名作者同样也是《癌症学》相关文章的作者。作者表示,发生这一疏忽是因为对实验室中的图片作了错误标记。
特别是,在《癌症研究》所发表文章中,图 1-C2 是错误的。同样的图片(经过处理后被标注为海拉细胞< 或称人子宫颈癌传代细胞> 有丝分裂指数)被用作《癌症研究》论文中的图 1-C1 和《癌症学》论文中的图 2B 右列上方。而用于《癌症研究》文中的图 1-C2(经过处理后被错误地标注为 SKOV3 细胞的有丝分裂相)也被用于《癌症学》中的图 2B 右列中间(经过处理后被标注为 SUNE1 的有丝分裂指数)。
作者对这些错误感到懊悔。
2012 年美国癌症研究学会

而论文 17(2000 年发表于《癌症学》)的勘误声明(2012 年刊登)中则写道:「这些错误的出现是由于我们数据文件的标注错误。两篇文章的相关结论并不会受到影响,因为它们还有这两组数据以外的其他研究结果作为支撑。作者懊悔这些错误的出现,并对因为我们的疏忽造成的困扰和不便表示歉意。」(具体勘误内容如图 8)

8.png
图 8.《有缺陷的有丝分裂检查点和鼻咽癌细胞中 MAD2 蛋白表达异常减少的相关性》
发表于《癌症学》,21,2293-2297, 2000 年。Doi: 10.1093/carcin/21.12.2293
作者为两张图片的错误使用和标注致歉。这两张图片发表于 2000 年《癌症学》)期刊中的《有缺陷的有丝分裂检查点和鼻咽癌细胞中 MAD2 蛋白表达异常减少的相关性》一文(21, 2293–2297),作者为 Wang,X, Jin, D.Y., Wong, Y.C., Cheung, A.L.M., Chun, A.C.S., Lo, A.K.F., Tsao, S.W.;以及 2002 年《癌症研究》中的《MAD2 表达对于卵巢癌细胞有丝分裂检查点控制的重要性》一文(62, 1662–1669),作者为 Wang,X.,Jin,D.Y., Ng,R.W., Feng,H., Wong,Y.C., Cheung,A.L., Tsao,S.W.
图 2 中的两个图像被错误嵌入。首先,同样的图片被用于图 2B 中的右列上方(经过处理后被标注为海拉细胞有丝分裂指数)发表于《癌症学》(2000 年),并被用于图 1-C1 的图像发表于《癌症研究》(2002 年)。其次,同一张图片被用做图 2B 右列中间(经过处理后被标注为 SUNE1 的有丝分裂指数)发表于《癌症学》(2000)和图 1-C2(经过处理后被错误地标注为 SKOV3 细胞的有丝分裂相)发表于《癌症研究》(2002 年)。
这些错误的出现是由于我们数据文件的标注错误。两篇文章的相关结论并不会受到影响,因为它们还有这两组数据以外的其他研究结果的支撑。作者懊悔这些错误的出现,并对因为我们的疏忽而造成的困扰和不便致歉。
牛津出版社 2012 年出版。保留所有权利。版权事宜,请致信:journals.permissions@oup.com

与此类似,论文 15 也存在同样的造假现象(如图 9):图 2B 的细胞 SUNE1 图像,是经人为刻意调节对比度后用于图 2E 变成另一细胞(CNE1)。同样,作者在原文(2001 年刊登于《抗癌研究》) 发表多年后,于 2005 年 1~2 月刊上登载勘误声明,说不小心用错了。但检举者认为:「其实刻意作假的证据已经很明确,无需勘误。」

9.png
图 9:刻意造假被揭露后,发表勘误。

「举报属实。这是典型的有意造假。尽管作者发了勘误,但刻意造假是无法勘误的。」香港大学一位不愿具名的学者在接受《知识分子》采访时表示,勘误只适合于真的不小心用错了,这是很容易区别的。「论文 15、16、17 做了多次勘误,说用错图,标错地方,其实是越描越黑。你把图旋转 90 度又正反翻转一次,这本身已足够说明有意造假,还勘误?只能说明作者敢做不敢当。」

这位学者表示,学术不端行为有很多类型,比如重复发表文章、有意掩盖阴性结果、抄袭剽窃他人结果,但最严重和不能原谅的就是伪造结果和篡改结果,也就是说论文的图片和数据不是真的从实验中获得,而是人为编造的。因此,他认为,相关涉嫌造假论文的作者「应该撤文,勘误毫无意义」。他希望学术界要有正气,否则「歪门邪道的做法就横行了」。

那么,在此次涉嫌造假事件中,除了《美国移植学报》已做出的撤稿回复以外,剩余其他 11 家期刊在收到信息后反馈如何?港大方面和相关作者又如何回复?明天,《知识分子》将继续进行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附:被指涉嫌学术造假的论文目录及链接

(其中,论文 7、8 分别对应于正文中所述已被撤稿的 A 文、B 文,检举者所列论文 19 与论文 22 系同一篇文章,点击可看大图)

2015年10月28日,跟着大咖长“本事” - kevin - kevin的博客

2015年10月28日,跟着大咖长“本事” - kevin - kevin的博客

2015年10月28日,跟着大咖长“本事” - kevin - kevi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